当前位置: 首页 新手理财 正文

暴风集团股票又涨停(暴风集团涨停回应)

高银金融网 |
7

来源:EMBA微金

暴风集团股票又涨停

昔日市值400亿的传媒龙头股,如今正游走在退市的边缘。

财报难产涉嫌信披违规

暴风集团被立案调查

5月20日晚间,暴风集团披露发布公告称,当日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暴风集团股票又涨停

暴风集团表示,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实际上,这次暴风集团被立案调查并不令市场太意外。因为早在一个月前,暴风因找不到CFO也找不到审计机构,已经提前披露消息称“财报可能真的出不来了”。

4月21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预计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据悉,按照原定时间,暴风集团年报、季报披露时间分别为4月25日、4月27日。

暴风集团表示,财报难产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目前公司尚未完成聘任首席财务官(CFO)的工作,现有员工无法承担编制任务。二是自公司披露与审计机构终止合作后,暂无有意愿合作的年报审计机构。

可以说,在公告中,暴风集团非常直白地预告了“财报难产”的理由:就是找不到人帮忙公司编制能够符合要求的年报。据悉,暴风集团是目前A股唯一一家没有聘任审计机构的上市公司。

实际上,早在去年,暴风集团的运营就已经出现了“停转”的情况。据暴风集团此前披露,目前公司除了董事长冯鑫外,其余高级管理人员已经全部辞职,就连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

整个暴风集团目前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暴风集团喜提一日涨停

对于一家实控人锒铛入狱、持续经营困难、高管全部辞职,仅余10来名员工维持的上市公司,是否有投资者心甘情愿“买单”?

在A股市场上,偏偏一切皆有可能。5月21日,早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暴风集团喜提涨停板一块,并登上当日龙虎榜。

就在前一日晚间,暴风集团刚刚发布了一起颇为悲催的消息:因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暴风集团进行立案调查。暴风集团表示,在调查期间,其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并严格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同时,暴风集团提示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风险。

5月21日,暴风集团开盘大跌,跌幅一度超过6%,盘中创下历史最低价1.45元/股,走势符合市场预期。

暴风集团股票又涨停

不过,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午间开盘后,暴风集团忽现大量买单,迅速冲击涨停。截至5月21日收盘,暴风集团当日报收1.71元/股,涨幅10.32%,振幅达到15%。目前,暴风集团A股市值为5.63亿元,与其巅峰时期的400亿元市值相比,已经跌去98%。

当日龙虎榜数据显示,大量游资杀入抄底暴风集团,买入前五营业部合计买入1004.61万元,占比16.45%。其中,海通贵阳富水北路营业部当日买入425.37万元,总成交占比6.96%。此外,前五席位中也有机构席位的身影。

暴风集团股票又涨停

游走在退市边缘

此次暴风集团遭遇二度立案,可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此之前,2019年9月,由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暴风集团已先行接到一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不过,该次调查至今未有结果落地。

在新《证券法》落地后,A股市场上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而遭到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数量不断增加。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强调,对于违法行为开始于3月1日前,目前仍在持续发生和产生危害的,将严格按照新《证券法》规定严加惩治。

事实上,在疫情的影响下,爽约2019年年报的上市公司数量颇多。然而,目前仍未聘请审计机构、亦未作出年报延期安排的A股公司,就只有暴风集团一家。由于目前暴风集团公司员工只有十余人,定期报告的编制也无从谈起。

回顾以往,2019年年中,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传出失联消息,其公司业务也陷入窘境。2019年9月,冯鑫正式被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三天后,暴风集团即开始发布存在被暂停上市的提示性公告。

5月21日盘后,暴风集团再次发布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对近期风险情况进行提示。

盲目扩张的代价

从暴风集团的开局来看,并不会想到有这样的结局。但是一路盲目而行,也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在A股创业板上市,彼时名为暴风科技,以7.14元/股的发行价,连拉29个一字涨停,此后震荡上行,最高飚至327.01元/股(前复权状态为123.67元/股)。这是暴风集团最高光的时刻。而如今暴风集团的最新股价为1.71元/股,形成强烈反差。

彼时,受益于“互联网+”推动的模式创新,乐视网也正在爬坡上涨,并于5月12日创出历史新高179.03元/股(前复权状态为44.70元/股)。

市值和身价暴涨叠加扩张企图,冯鑫野心膨胀,蓝图是从单一视频服务扩展为一个联邦生态,因为这一提法,也使得后来的冯鑫和暴风不断拿来与贾跃亭和乐视对比。

互联网行业的热点概念暴风集团鲜有缺席,但几乎步步踩雷。冯鑫曾表示,因为自己的膨胀心态致使暴风布局VR、体育、TV等多个业务板块,忽略了团队持续孵化的能力以及资金需求。

在暴风集团的踩坑中,坑位较深的要属因海外体育并购标的破产而导致的52亿境外收购案。

2016年,为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下称“MPS”),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联合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以2.6亿元撬动52亿。然而,2018年,MPS被破产清算。

作为当事方之一的暴风集团则计提了1.9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另外,光大证券将暴风集团与冯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为7.5亿元。

这也导致冯鑫遭遇牢狱之灾。暴风集团由此业务停摆、人员大量流失、债务高企,走向末路。

业绩的骨感,也让市场逐步意识到暴风集团存有较大泡沫,由此也引起较大争议。

暴风集团上市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便是亏损的。2015年一季度,暴风集团亏损320.85万元,同比下降146.72%。暴风集团给出的理由是,虚拟现实业务处于早期大规模投入阶段,导致公司一季度整体亏损。

2016年度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在5000万元左右,分别同比下降69.53%、同比上涨4.41%。但是从2018年开始业绩出现大幅变脸,营收同比下滑逾4成,净利润亏损逾近11亿元,同比下滑逾20倍。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也同比下滑逾9成,净利润亏损逾6亿元。

走下神坛的暴风集团,是否将和乐视网一样走向退市,或许不久之后便会出现答案。

来源:券商中国、第一财经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