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手理财 正文

龙芯中科胡伟武(龙芯中科)

高银金融网 |
2

作者 |赵广立

2002年春节,胡伟武没有放假,而是带着成立不到一年的龙芯课题组泡在实验室做中央处理器(CPU)的物理设计。

整个课题组之所以这么拼命,是铆着劲儿要“做出中国第一台不依赖进口CPU的计算机”。这年是农历马年。

他们在宿舍门口贴了一副春联:“辞旧岁狗剩横空出世,迎新春龙芯马到成功。”

“狗剩”是龙芯1号早期的名字Godson的中文名。谈及“狗剩”这个名字,胡伟武在日前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时解释道,取个“贱名”好养活。

2002年8月10日的清晨,在一片欢呼声中,中国首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通用高性能微处理芯片——龙芯1号,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计算所)北楼105房间诞生了。

三轮“试错”和迭代

龙芯中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芯中科)孵化自计算所龙芯课题组。

2010年,历经10年核心技术积累,为将龙芯处理器的研发成果产业化,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市政府共同牵头出资,成立龙芯中科。

胡伟武现任计算所研究员、龙芯中科董事长。用胡伟武的话来说,自2010年4月成立以来,龙芯中科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把计算所的科研成果转化出来,把实验室样品做成产品;第二件是把做出来的产品拿到市场上试试看,跟市场形成一个闭环。”

回顾“第二件事”,胡伟武告诉《中国科学报》,龙芯产品已经在市场中进行了三轮“试错”和迭代。

第一轮“试错”是在“十二五”期间。从2010年到2015年,龙芯中科经历了从样品到产品、从实验室到企业的过渡,初步完成了与市场的结合。在这一阶段,龙芯中科主要面向基于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单一应用及基于Linux通用操作系统的简单应用。

“2015年龙芯CPU出货量为数万片/年,解决了数以千计的问题——这里的‘千’是实数不是虚数,自主基础软硬件达到‘基本可用’。”胡伟武说。

第二轮“试错”是在“十三五”期间。胡伟武介绍,在这一阶段,国产CPU、操作系统、数据库、整机、系统集成等厂商紧密配合,协同解决用户试点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形成了“应用试点—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并完善平台—在试点中检验”的良性循环。

胡伟武称,到2019年,龙芯CPU的出货量达到数十万片/年,2020年达到上百万片;应用方面达到了“可用”的水平,使用者对自主基础软硬件的抵触情绪正逐步消失。

第三轮“试错”始于2020年,预计将持续至2022年。“经过这3年时间,龙芯CPU的技术水平将不断提高,性能与国际主流相比也不会相差太多。”胡伟武说,“与先进水平的差距,我们在‘试错’的带动下是能够完成补课的。”

他告诉记者,在应用中“试错”是核心技术产业发展的固有规律。“我们可以通过加大投入和改进体制机制加速试错过程,但不能取代试错过程。只有坚持自力更生,我国核心技术产业才能‘上楼’,才能不受制于人。”

经过三轮“试错”和迭代,胡伟武有信心将龙芯带向开放市场——目前龙芯产业链上已经有几千家企业,软件生态也在不断丰富。

“做自己的生态体系”

构建一个独立于Wintel(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英特尔的CPU)和AA(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和ARM的CPU)体系之外的自主信息技术体系,是胡伟武的夙愿。

早在2015年,《中国科学报》记者在与胡伟武的访谈中问及,何时可以初见以龙芯为基础的自主信息技术生态?后者沉吟:“我们希望这个生态的建设是在‘十三五’之后、‘十四五’开始。”

约期已至。2020年,龙芯芯片的出货量以百万片计。“相信到2022年龙芯将会稳定在几百万片/年,这时候我们就要走向开放市场。”

胡伟武很有自信,“经过三轮迭代后的龙芯芯片,技术水平、性能不断提高,软件生态也向好,几千家企业正在形成一个产业链。”

为什么要研制龙芯?为了上市销售?为了解决核心技术的问题?“不,这还不完全。”在回答这些问题时,胡伟武的答案没有变,“龙芯团队的初心是要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成为IT产业体系的第三极。”

“我们在‘十三五’期间的研究探索中已经得出结论,龙芯一定要自己做生态,它的角色应该是英特尔、谷歌的角色——龙芯的操作系统提供基础版,维护基础版更新,下游企业基于基础版操作系统,改善界面、进行产品化、实现应用。在这一流程中,基础版操作系统的作用就是保持兼容,大家按照我们的统一‘套路’,向下保持对不同硬件的兼容,向上保持对不同应用的兼容。”

为此,龙芯中科发布了统一系统架构的标准规范体系,并通过与原始设计制造商(ODM)、原始设备制造商(OEM)签署认证协议,建立产品认证体系。

从龙芯3A4000/3B4000起,龙芯CPU和主板升级均不影响操作系统及应用的兼容性。

目前,龙芯中科的重要合作伙伴也发布了数十款基于龙芯平台的最新产品。

这些包括联想、中科曙光、浪潮信息、同方、超越数控、方正等在内的合作伙伴,相继发布了基于龙芯3A4000/3B4000的桌面计算机、笔记本、一体机、服务器、云终端、网络安全设备、工业控制计算机等产品。

此外,龙芯中科的上百家合作伙伴还制定了数百款基于龙芯芯片的解决方案。

“我们做芯片的主要目标和未来影响,就是要做自己的生态体系,来支撑自己的产业发展,支撑自己的信息化,支撑国家安全。”胡伟武说。

“为人民做龙芯”

相比“市场换技术”,走“试错”迭代、“市场带技术”这条路,等待的时间更久。

谈及此,胡伟武喜欢讲一个故事:“苏联‘解体’的时候,有一艘名叫‘乌里扬诺夫斯克’号的在造航母被拆掉了,从此丧失了做核动力航母的技术能力。而今,据称俄罗斯的新航母可能要到2030年才能服役。”

他接着说:“如果把创新比作一个数学函数,我们往往关注3个变量:体制机制改革、经费投入、人才;但我认为还需要关注第4个变量——耐心和时间。”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有的产品像养猪,一年就能出栏;有的产品像养牛,三年就能去犁地;但有的产品就像养孩子,要养二三十年才能成材。就像发动机是飞机、汽车的‘心脏’一样,CPU是信息产业的‘心脏’,需要发展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掌握核心技术,我们就是要走这条路。”胡伟武说道。

胡伟武认为,做通用CPU就要走市场带技术的路子——就像中国的航天产业一样,从零做起,从政府到机构不断提供市场驱动,如今中国航天产业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如果只是为了弄个企业上市赚钱,那不值得我们这么巴心巴肝地做这二三十年,我们信奉的是‘为人民做龙芯’——我们国家一定要有自己的IT体系。”

胡伟武说,越是坚持“为人民做龙芯”,利润越会滚滚而来;反之,越是追求利润,利润越会离我们而去。

《中国科学报》 (2021-01-20 第3版 转移转化)

编辑 | 赵路

排版 | 志海

龙芯中科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