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手理财 正文

多种化工原料高位跳水(化工原材料)

高银金融网 |
2

近日,有机硅行情急转直下,目前报价在31000-32000元/吨左右,较10月初63000元/吨的高位几近腰斩。聊城芫泽化工、山东东岳化工、山东鲁西化工报价在30400元/吨左右,短短两个月暴跌32000元/吨。

临近年末,多种化工原料突然高位跳水,环氧氯丙烷、新戊二醇、丙烯酸丁酯等化工品甚至出现“7连跌”的壮观局面,让涂料企业有些措手不及。

“7连跌”!十几种化工品高位跳水!

环氧氯丙烷报价15833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3016元/吨,跌幅16%。原料丙烯价格稳中走弱,成本面支撑一般,下游苯酐积极性不高,谨慎观望气氛浓厚,多维持刚需采购,企业出货承压,需求面疲弱拖累市场信心不足,商谈重心走低。

新戊二醇报价16283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2616元/吨,跌幅13.84%。上游原材料异丁醛市场行情大幅下跌,下游需求较弱,对新戊二醇价格产生利空影响。

丙烯酸丁酯报价15050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1549元/吨,跌幅9.33%。原料丙烯酸大幅走跌,正丁醇市场疲软阴跌,成本拉拽力较强。下游产业链整体进入需求淡季,开工有所缩减,需求量明显降低,市场成交量稀少,无力支撑丙烯酸脂价格的高位运行。

纯苯报价6882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710元/吨,跌幅7.35%。原油大跌,纯苯市场心态受挫。下游苯乙烯连续下跌,需求一般,企业库存积累,纯苯重心下移。

苯酐报价7300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525元/吨,跌幅6.71%。苯酐厂家接单不畅,下游按需采购,价格持续下跌。

异丙醇报价7575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366元/吨,跌幅4.61%。原料丙烯价格下滑,丙酮价格弱势运行,成本打压市场心态。贸易商拿货比较谨慎,下游多以观望为主,市场整体交投气氛清淡,异丙醇市场报盘走跌。

甲醇报价2605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289元/吨,跌幅9.99%。内地企业整体出货一般,港口方面整体处于去库存阶段。

甲醛报价1386元/吨,连跌7次,较前一周价格下跌150元/吨,跌幅9.77%。原油窄幅波动,甲醇成本支撑减弱。下游板材厂目前开工情况一般,需求持续不佳,贸易商谨慎接货,维持刚需采购,无法给予甲醛支撑。

除此之外,异丁醛、己二酸、粗苯、环氧乙烷等化工品也出现了持续下跌的情况。

异丁醛价格6连跌,累计下调5000元/吨,跌幅31.35%;

顺酐价格6连跌,累计下调2950元/吨,跌幅20.11%;

环氧丙烷价格6连跌,累计下调2244元/吨,跌幅13.72%;

丙二醇价格6连跌,累计下调2800元/吨,跌幅13.30%;

加氢纯苯价格6连跌,累计下调700元/吨,跌幅9.41%;

二甲醚价格5连跌,累计下调322元/吨,跌幅7.20%;

丁二烯价格4连跌,累计下调937元/吨,跌幅13.41%;

苯乙烯价格4连跌,累计下调454元/吨,跌幅5.08%;

丙烯价格4连跌,累计下调238元/吨,跌幅3.10%;

氯乙酸价格3连跌,累计下调1862元/吨,跌幅18.23%;

环氧乙烷价格3连跌,累计下调1600元/吨,跌幅17.51%;

粗苯价格3连跌,累计下调479元/吨,跌幅7.79%;

乙二醇价格3连跌,累计下调220元/吨,跌幅4.16%;

己二酸价格3连跌,累计下调184元/吨,跌幅1.34%;

需求锐减,原料走下坡路,涂料企业涨价计划“流产”

对于化工品价格下滑的现象,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都涨了一年了,价格翻了几番,已经严重脱离基本面,不可能没有天花板的,僵持了一段时间,价格下滑也是正常状态;也有人说,冬天下游施工、建材都是淡季,任凭你再涨,没有需求也是空谈;还有人说,年末都是集中回款期,房地产巨头都“凉凉”了,还不赶快降降价表个态,消耗库存抓紧回款,要不年末怎么发工资和奖金,房租水电总要支付吧。

这些言论似乎都有道理,也能看出化工行业产业链各环节的人都是有所担忧的。自进入10月下旬后,市场上的多种上游原料出现价格下滑的现象,这是化工行业价格已经筑顶并开始“走下坡路”的一种信号,同时也意味着化工行业进入了“供需双弱”的困局,终端下游心态谨慎,多以消耗库存订单为主,实盘交投有限。

但对于涂料行业而言,原材料的降价也并非十足利好的消息。首先,原料下跌不假,但究竟跌了多少?几百几千看似力度较大,但相较这一年累计的涨幅来看,其实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其次,价格下跌的产品,与涂料行业有关的又有哪些?聚酯树脂上游的新戊二醇和异丁醛,环氧树脂产业链的环氧氯丙烷,以及一些大宗化工基础原料确实变动很大,但乳液、颜料、溶剂、助剂、钛白粉等产品变动则没有那么大,即便是有小幅下调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宣传降价信息,因此难解涂料行业成本高压困局。

在此前原料价格上涨时,部分涂料企业用这些涨价函向下游客户诉苦和协商,适当的进行价格上涨,其中一部分龙头企业成功涨价了,另一部分中小型涂料企业虽然发了涨价函,但对于客户的报价还是“看人下菜碟”,有些涨了有些反而跌了。但如今原料下降了,几乎每家下游客户都说,你们成本都降了,涂料还不降吗?这一句话也如重锤一般,打碎了涂料企业的涨价梦。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