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手理财 > 这些道指成份股13年涨近6倍(成份股)

这些道指成份股13年涨近6倍(成份股)

日期:2021-11-26

数据是个宝

数据宝

炒股少烦恼

美国三大股指再创新高的新闻再次刷屏。

纵观历史,美国股市自2009年以来基本处于连续上涨的态势,纳斯达克指数累计涨幅超8倍,位列全球第一,三大股指领跑全球,是谁在推动股市上涨,美国股市持续走牛的内在因素又有哪些?

美国三大股指近13年来

累计涨幅名列全球前三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股市开启了长达13年的震荡上涨行情。自2009年初至2021年7月9日,全球17只重要指数的累计涨幅均超过60%(注:由于各国通货膨胀率的不同,文中将各国股指按照美元换算后作对比),其中美国三大股指涨幅均超过了2.9倍,位列全球前三,纳斯达克指数以8.32倍涨幅称霸全球。

中国沪深300指数2009年以来累计涨幅接近1.8倍,按照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换算后的沪深300指数同期涨幅超过1.9倍。眼尖的投资者或许注意到了印度SENSEX30指数累计涨幅达到443%,远超A股指数。但印度的通货膨胀极其严重(2012年至今累计通货膨胀率达到60%),按照美元换算后,区间累计涨跌幅降至1.1倍,A股指数表现并不像市场所说的逊色于印度。

年化收益率来看,纳指年化收益率超过20%,道指及标普500指数的年化收益率超过13%,投资回报相当高。一份研究报告中显示,在过去100年中,股票是表现最好的资产之一,另一资产是房产。

18股入驻道指超13年

累计涨幅平均超550%

美国股指表现拔尖,作为有着120多年历史的市场指数之一,道琼斯工业指数(注:以下均简称“道指”,由于数据提取限制,文中主要以道指为分析对象)既是美国经济的晴雨表,又是世界股市的风向标,其涨跌以及30只成份股的变动牵动着全球资本市场,这30只成份股基本是美国经济和行业的领头羊。

2009年以来,道指共调仓8次;新冠疫情爆发后,新经济大放异彩,2020年及2021年道指均调整了3只成份股,变动较大。从最新名单来看,30股市值合计10.9万亿美元,占全部美股市值比近17%。其中18股入驻道指超13年,3股超过30年,分别是卡特彼勒、迪士尼及摩根大通。

能获道指青睐的成份股,市场表现均较为出色。数据宝统计显示,最新成份股中,以上18只成份股自2009年以来平均涨幅高达577.32%,平均年化收益率超过18%,家得宝、微软公司及美国运通区间累计涨幅均超过10倍。同期其它美股(2009年以前上市)涨幅仅有275%,不足道指成份股涨幅的一半。

2009年6月8日,思科及旅行者新进纳入道指,纳入以来平均上涨3.2倍,平均年化收益率接近16%,其余美股同期涨幅仅有2.4倍;2018年6月26日新进纳入通用电气,纳入后公司股价下跌,在道指成份股中较罕见。

被剔除的成份股,一是由于经济形态变迁被迫出局,二是市场表现差强人意。统计显示,在剔除前后,这一类股票的涨跌幅大多跑输同期道指,剔除前10日,道指平均上涨2.26%,剔除股同期平均下跌1.87%;剔除后10日,剔除股平均下跌3%,道指同期平均下跌1.84%。

道指大幅上调新经济企业权重

道指行业配置如何?根据道指的编制方式,按照股价加权,计算各行业权重后发现,新经济类型的企业权重被上调,传统类型企业的权重大幅下调。自2009年初至2021最新一次调仓,权重上调的有医疗保健、信息技术、金融、可选消费及材料等5个行业,上调的5行业最新权重总和达到73.16%,较2009年初增加近32个百分点。

其中信息技术行业权重由2009年初的14.07%上调至当前的21.86%,医疗保健行业权重由2009年初的9.82%上调至当前的17.09%;日常消费行业权重由2009年初的17.29%下调至当前的7.16%,能源行业的雪佛龙及埃克森美孚的总权重由2009年初的14%下降至当前的1.96%。

推动美国股指上涨四大因素揭秘

道指的编制并无太多神秘之处,只因其对成份股的选择非常严格,使美国股指成为全球股市的“参照物”。放眼全球,美国股指是极少数能维持连续上涨的指数,在下跌行情中,仍跑赢其它指数。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三大股指走势依旧坚挺,连创历史新高,究竟是什么原因推动股市上涨?

1、 道指除数变动引发蝴蝶效应

从道指编制本身来看,道指点位等于成份股价格之和除以道指除数。道指除数被用于决定道指30只成分股中的任何一只股票的影响力,当道指调仓或成份股分拆、合并时,道指除数都会变动。从计算公式本身来看,道指除数有着显著的蝴蝶效应,道指除数下降,道指点位随之而上升。

据华尔街日报公布数据显示,道指除数下降的次数并不多,2012年8月13日道指除数降至0.129147,为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2019年4月道指除数0.147,2020年8月升至0.152。最近一次调仓后,道指除数下降至0.138197,即成份股价格每上升1美元,指数就要增加7.24个点位。

2、金融科技等新经济助推道指上涨

为保证指数的稳定性,道指对行业配置的考量十分讲究。根据道指的编制方式,按照股价加权,计算各行业权重;市场表现较好的金融、科技等新经济企业权重被上调,传统类型企业的权重大幅下调。

实际上,沪深300指数同期也调高了科技、金融板块的权重,对推动指数上涨颇有成效。对比道指、沪深300指数走势发现,两者从2016年2月起拉开差距,按照道指调仓的时间点,划分2016年2月1日至2018年6月25日(区间1)、2018年6月26日至2019年4月1日(区间2)、2019年4月2日至2020年8月30日(区间3)、2020年8月31日至2021年7月7日(区间4),共4个区间。

沪深300仅在区间1和区间4跑输道指。区间1中,道指的电信服务、工业、金融及信息技术大幅跑赢沪深300指数同行业指数,沪深300指数的日常消费及医疗保健行业大幅跑赢;区间4,沪深300指数的电信服务、金融及信息技术大幅跑输道指同行业。

3、低估值、低波动、高回报支撑指数稳定上涨

若以上两点是影响道指涨跌的间接因素,道指成份股价格变动可以认为是影响指数的直接原因,入驻道指超13年的18股涨幅远超道指,权重总和超60%。

其中7股最新权重较2009年初增加,由20.5%上升至当前的32.32%。股价涨幅第一的家得宝权重提升至6.7%,较2009年初增加4个百分点以上,涨幅第二的微软公司最新权重接近6%。这7家公司自2009年至当前年化收益率均超过20%,成为拉动道指上涨的核心动力。

沪深300中,电信服务成份股一直在拖累指数走势。以区间4、沪深300的电信服务股表现来看,中国联通、中国卫通自2020年8月31日至2021年7月7日分别下跌18.44%及34.43%,业绩下滑或是股价下跌的主因。

相比之下,道指成份股业绩成长性较平稳。对比两指数成份股的最新基本面,道指成份股的估值中位数、年化波动率中位数(2009年以来)均低于沪深300成份股,投资回报(净资产收益率)是沪深300成份股的2倍,低估值、低波动、高回报的成份股支撑了指数稳定上涨,也因此道指年化收益率远超沪深300。

4、大放水之下,巨额资金流入股市

外在宏观因素也不能忽视。相关资料显示,美联储历次大放水均刺激股市上涨。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大放水成为常态。独立研究机构Vanda Research数据显示,2021年6月,美国散户净买入约280亿美元的股票和股票类基金,创下自2014以来的月度流入新高。美国释放的货币是否也流入了股市?

以道指与美国广义货币(M2)的月度数据对比发现,两者相关性极高达0.96。这表明释放的M2越多,道指点位就越高;美国大放水之下,大量资金流入股市,大放水成推动美国股市不断走高的重要因素。

具体来看,2020年美国释放货币(M2)212.1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9.14%,增速创历史新高,同年美国投资者净买入美国股票3683.12亿美元,同比大增,2020年末道指收30606.48点;2021年前4个月美国释放M2为 6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3.77%,同期美国投资者净买入美股447.92亿元,2021年4月末道指涨至33874.85点。

不仅是美国,全球资产都在疯狂流入证券市场,A股也不例外。据悉,2021年上半年流入全球股票基金的资金规模达5800亿美元,创历史最高水平。新冠疫情后,A股成全球资产避风港;截至当前,年内通过北上资金渠道净买入A股达到2168亿人民币,超过2020年全年水平;通过QFII渠道持有A股(2020年末)市值超2700亿人民币,创历史新高。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
标签